流光中的情與慾:《小城之春》(節錄)

文/郁千儀

五十多年前費穆的黑白經典《小城之春》,以一種細膩的感觸讓人驚豔。五十多年後的春天,田壯壯帶著他的新版《小城之春》及男女主角吳軍、胡靖釩前來台灣,讓人更驚覺藝術家堅持的精緻與品味。

 

小城裡的男與女

在尋找這三位主要演員時,田壯壯刻意找了名氣不大,年紀與個性卻與劇中人物十分相近的新人。雖然田壯壯曾笑說他不喜歡用太漂亮的演員,不過,選用新人的目的主要還是能夠精準傳達他心中那個《小城》的狀態。

女主角胡靖釩一如玉紋,外表嫻靜,內在卻活潑熱情,拍照這日她拿著數位相機好奇的四處拍攝台灣的景色,說要帶回去給朋友瞧,一邊又在拍照的時候逗弄導演和吳軍,要他們也一塊做出頑皮模樣。相對而言,飾演戴禮言的吳軍,便顯得沈穩內斂許多。原來當初試戲的時候,吳軍試的其實是辛柏青的章志忱一角。約莫半個多月後,導演看出比辛柏青年輕幾歲的吳軍反而更加老成持重,於是吳軍便蓄起了長鬚改演戴禮言。他說:「就跟能劇演員戴著面具演戲一樣。」長鬚成了他的面具與偽裝,也成了責任與頹廢的象徵。

後記:採訪田壯壯、胡靖釩和吳軍這天正巧碰上了美伊開戰日。壯壯導演一進攝影棚便嚷著昨晚睡得特別不好,老想著那戰爭會不會打起來,一邊唸叨著:這美國約莫是明兒個晚上三點多鐘就會開打。一邊又說起昨天跟老侯(侯孝賢導演)一起糗咱們那說錯話的外交部發言人的鮮事:「你們這外交部發言人還真無厘頭!」沒想到,訪談不到十分鐘,壯壯導演的Nokia 7650傳來了簡訊快報:開戰了!「你們這兒沒電視嗎?」「沒。」「哇靠,趕緊趕緊,那收音機有吧?」攝影師小蘇和美術總監尼克幾人七手八腳想把頻道調到新聞台,卻怎麼也找不著。後來索性放棄,仍舊聽回慵懶舒服的沙發音樂,壯壯導演又犯了嘀咕:「還照什麼相哩,都打仗啦!怎麼這些個小夥子一點也不關心戰爭啊?」還是回頭收他的新聞快報簡訊:「哇靠,這下子飛彈肯定得炸死不少人」胡靖釩一聽嚇得寒毛直豎,吳軍那頭則拚命想撥電話回北京報信。壯壯導演回頭瞅我問:「咱們今天甭談小城之春了吧?」我說:「那談啥呢?難不成要改談小城戰爭嘛?」說完,大夥兒都笑了。

(美麗佳人Marie Claire Vol. 200304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