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壯壯《小城之春》:善良相向起暗戰

文/楊陽(責任編輯:劉宜燁)

男人有許多種相互交好的方式,其中一種是彼此較量,以求惺惺相惜的快感。而用善良來作較量的,同樣是交好的目的,但已不僅僅是惺惺惜惺惺的層面,往往是男人們在情義出現了罅隙之後,一種急切表白自己的方式。這樣的較量一經採取,往往便往極致裏走,發展到自殘相見的地步。田壯壯新片《小城之春》裏的戴禮言與章志忱,便是在攜手望春風中,漸遞了這樣的較量。面對勢成三角的關係,志忱想走,為的成全禮言和玉紋;禮言自殺,為的成全玉紋和志忱。善良的較量最終鞏固了情義,然而卻未必不會摧毀什麼。

志忱、禮言雙雙達到了情義兩全的境界,內心卻是對玉紋及現實的不安與隱痛。在這部93個鏡頭93場戲就成就了的電影中,玉紋是個關鍵,她經心地替丈夫禮言 繫起倦怠的衣襟,卻將笑靨與風情,都給了不期到來的志忱。於是我們才能看見另外一個關鍵——兩個男人善良相向的暗戰。

最早在片場看到禮言——吳軍的時候,曾為他的形象在心裏面悄悄咯了一下。長身玉立的男子,蓄著憂鬱、乾淨的鬍鬚,岩石般顏色的長衫收斂著迫人的英氣……於是問導演田壯壯,為什麼讓形象如此「刺激」的吳軍演病弱丈夫禮言,而不是令玉紋亂懷的倜儻志忱?導演說:「原來從形象上考慮,的確是讓吳軍演志忱,辛柏青演禮言。但演員進組後相處不久發現,辛柏青是那種個性曖昧的、不清晰表達自身感受的人,凡事都不會做到極致,關心、喜歡、討厭誰,別人都看不出來,這些倒和志忱相像。吳軍呢,有種穩穩當當的家長姿態,和胡靖釩擱在一起又挺像個家庭的,乾脆兩人調個個兒。」

與片中禮言的老成持重不同,吳軍說話劈裏啪啦,對於臨陣換角色的問題,他自有「深刻」認識:「如果讓我演志忱,他一出現在小城,觀眾就會說『完了,要出事兒』。但什麼事情一順理成章就沒意思了,所以把我們換過來演挺對的。不過剛開始很彆扭,來劇組前,我已經在北京為志忱做了近一個月時間的準備。」而辛柏青對換角色的反應是:「我是A型血,是迂回的、不直接的性格,演志忱的曖昧正合適。」

(北京晨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