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亞蕾何琳吳軍林申做客新浪解析《麻辣婆媳》

新浪娛樂訊播出日期幾度拖延的《麻辣婆媳》,終於確定在7月12日央視一套晚上19:55播出。《麻辣婆媳》製作班底強大,李小婉擔任製片人,李少紅任總監製,著名攝影師兼導演曾念平執導,文學策劃鄭萬隆。在演員方面,本劇彙聚兩岸三地眾多明星:四屆金馬獎影后歸亞蕾、33屆國際艾美獎影后何琳、05年飛天獎影后老藝術家魯園、金雞獎最佳男配角雷明、威尼斯電影節「逆流而上」單元最佳影片《小城之春》男主角吳軍、香港影星曾寶儀,以及林申、朱俐穎、徐穎等青年演員。7月3日17時,主演歸亞蕾、何琳、吳軍、林申做客新浪與網友暢談這部新劇,以下為此次聊天實錄:

主持人:歡迎各位新浪網友,我是主持人趙甯,馬上就有一部很熱辣的電視劇《麻辣婆媳》要在央視和大家見面,當然這部戲也讓我們等待了很長時間,趕緊請四位主演跟我們的新浪網友見面。這四位元大家應該都已經認識了,坐在我旁邊的是林申、歸亞蕾老師、何琳、那邊是……

吳軍:吳軍。

主持人: 林申:新浪的網友你們好,世界盃快樂。

歸亞蕾:大家好,又見面了。

何琳:很高興在這兒幾個人一起和大家見面。

吳軍:歡迎大家收看我們的《麻辣婆媳》這個節目,謝謝!

世界盃男人的世界 《麻辣婆媳》女人的天下

主持人:節目?(笑)也想提醒各位新浪網友除了通過電腦參與我們的節目之外,還可以拿起手機參與我們聊天的全過程,手機新浪網的網址是:3g.sina.com.cn。

剛才我們也熱火朝天地聊了聊,很多網友很著急播出的時間是一推再推,現在終於敲定了是在7月12日,在央視和大家見面。我想等待的過程中,不光是網友的心裏挺急的,四位應該心裏也挺著急的吧。

林申:一開始非常的急,然後一次一次告訴我們播出的時間,比如說 主持人:在挺炎熱的夏天裏,又有《麻辣婆媳》麻辣的較量,可能增加不一樣的感覺。世界盃10號結束了,12日開始又一波熱浪襲來。

歸亞蕾:太好了,希望大家把這個熱情放在《麻辣婆媳》身上。

何琳:之前世界盃是男人們的天下,但是我想現在《麻辣婆媳》開始,應該是女人們的天下!

吳軍:女人天下!

主持人:在座的這兩位男士,因為吳軍是戲中何琳的丈夫,是歸亞蕾老師的兒子。林申是弟弟。

歸亞蕾:將來是我的女婿。

林申:對,女婿,和曾寶儀戀愛。

主持人:剛才何琳說是女人的戲,兩位男士覺得怎麼樣?

林申:我們不能反擊,我們即使是綠葉也是非常鮮嫩,有彩的綠葉,你覺得呢?

吳軍:如果全部的女性觀眾都非常喜歡我們這個戲,能喜歡我們所有的這部戲裏的男演員、男士,這也是一件非常非常好的事。

何琳:其實我覺得女 歸亞蕾:是這樣嗎?

吳軍:不一樣,我媽媽當年看《大明宮詞》,不是看我,是看亞蕾姐。

林申:對,因為那部戲你實在太少了,不能拿那部戲作一個……

何琳:那是你媽媽,如果是年輕的女孩子肯定……

吳軍:也有,也有。

主持人:男士很重要,在戲中讓何琳和你的婆婆能夠有關係。

歸亞蕾:他是小蘿蔔幹嘛。

這個婆婆不光厲害 還窮講究

主持人:現在在網上也有很多網友,像……

歸亞蕾:是嗎?何琳說,我有多厲害。

何琳:不僅是厲害,又挑剔,又窮講究!

歸亞蕾:兒子,是這樣嗎?

吳軍:其實你在戲裏也挺挑剔的,誰不挑剔,其實大家都挺挑剔,等於媽媽的標準高,要求我們的標準很高。

何琳:我並沒有挑剔她,都是她挑剔我。

吳軍:你不挑剔她,你挑剔我。

林申:我作為旁觀者,很客觀地講亞蕾姐演的秦思平是很有修養的一個媽媽,很有家規,也很現代,是新時期的一代母親。何琳演我姐姐,是一個很有個性的人,也是新時代很有代表力的一個女性。這倆碰到一起就頂上了,兩方都很強,就要問我的兄弟區大良,他說這怎麼辦呢?不會這種事情,兩邊說話、兩邊騙。騙來騙去最後受氣的還是他。我是旁觀者,我覺得這樣一個男人挺好的。

丈母娘看女婿PK婆婆看媳婦

主持人:但你是一個準女婿,你從女婿的角度評價一下這個岳母?

林申:有一點麻煩……

歸亞蕾:不過我想丈母娘和女婿,雖然是越看越有趣,挑剔肯定也是有的嘛。如果我女兒受一點點委屈,我肯定是不樂意的。

吳軍:挑剔是對的。

歸亞蕾:人之常情。

何琳:通常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歡喜,但是丈母娘看媳婦越看越討厭。

歸亞蕾:最後我捨命救你。

何琳:但之前是越看越討厭,換各種各樣的角度,怎麼看怎麼討厭。

主持人:當然也是因為您這個媳婦的家庭背景也是比較特殊的,還有夾雜了上一代的一些情感。

歸亞蕾:對。說不出來的一些疙瘩,像你爸曾經追求兩個女人,雖然選擇了你媽,但你媽總之還不是味,那是一定的,還得把女兒娶回來,更不是味。

何琳:一看見我醋意馬上就上來了。然後加上我不太有眼力見兒,經常是哪壺不提哪壺,媽說中醫好的我偏說西醫好,沒試過哪兒知道,所以經常不高興。

歸亞蕾:不但是把女兒娶過來,女兒還嫁給自認為是情敵的兒子,你說這個家怎麼會沒有問題呢?我已經夠寬宏大量了!

主持人:其實這個片子我看了很多介紹之後,我覺得好是好在一下子就抓人,等於把人帶到裏面了。

吳軍:節奏感非常好。

主持人:一上來節奏就非常快,你一上來就把你的未來婆婆得罪了。

何琳:讓我端著那鍋已經煮熟的米飯滾出這個家門。

主持人:但是你也給了婆婆的一個下馬威,因為沒有經過她的允許就私自結婚。

何琳:經常穿著很不得體,穿著大良的襯衣,下麵光著兩條腿溜達來溜達去。

歸亞蕾:現在女性都是這樣嗎?

吳軍:你說的是很典型的問題。

教你怎麼做個好媳婦

主持人:從一個女孩的角度來看,不知道何琳怎麼看,我覺得總是會對未來的婆婆有畏懼感,你應該千方百計地討好他,這應該是人之常情。

何琳:我不是這樣認為的,因為我只是跟大良好,跟你有什麼關係,愛喜歡喜歡,不喜歡拉倒。只是後來沒有辦法,真的碰到很多很多問題,只能開始慢慢慢慢去討好他,去學習做家務、學習做菜。

歸亞蕾:所以我在想這部戲也是告訴年輕朋友,不要等到受了那麼多挫折感、那麼多問題之後才發覺應該怎麼去做。通過這部戲你就可以學到,剛開始《麻辣婆媳》走過的路,你認為不好的就不要去走。

主持人:這一點很重要,看第一集的時候就應該明白,婚前要和未來的公婆有溝通。第二集,在婆家的時候應該早點起床(笑)。對吧,不能跟家裏一樣睡懶覺了。

歸亞蕾:不過這也因為戲,其實現實生活中,我想老一輩對於
真的住在家裏面的媳婦,睡晚一點也就算了,也不要這麼挑剔。大家工作都這麼忙,既然住在家裏,都要給彼此空間。反正我覺得我們這個戲最大的好處就是告訴老一輩的也好、年輕一輩的也好,我們都是你們的鏡子,我們好的您接受,在這個生活當中你覺得你為什麼要這麼過日子呢,你可以改進。至於你說我們這個戲有多麼好看的故事,沒有。可是它絕對是你生活當中的就是朋友,就是鄰居的家庭所發生的朋友之間的親情、友情、感情、愛情,很多的東西都在我們這個戲裏點點滴滴告訴觀眾。

何琳:我覺得是每家每戶一面很好的鏡子。

吳軍:但其實故事性還是很強的。

歸亞蕾:那是。

吳軍:像你們之間的衝突不斷激烈。

何琳:因為我會不斷地站出來挑事。當她一爽的時候就把她的手燙傷了,當她再高興的時候,把腳給弄傷了。

男人眼中的婆媳理想狀態

主持人:想問兩位男士,現實生活中如果你們結婚了,會選擇跟父母一起住嗎?我現在先不問何琳。

吳軍:我想了一個理想的狀態、方法來解決,如果有條件的話可以在一個大家庭裏生活,如果生活了一段時間發現很多問題無法解決、無法調和,在外面也應該有一個相對獨立的空間,就是年輕夫婦、夫妻應該在外面有一個相對獨立的空間。如果再過一段時間,父母覺得又想他們了,覺得跟他們生活在一起挺好的,能回來就回來吧。如果希望我們回來,我們可以回來。如果再碰到問題,再出去。可以多一樣選擇。

何琳:你說這個選擇,住房條件一定要很好,媽媽、爸爸家裏要很大,允許我們來來回回跑,我們還有另外的小別墅,是不是?

吳軍:還有一種解決方法是什麼呢?同在一個小區裏,但不是同一棟樓裏。

主持人:這是吳軍給我們的答案。但是調過頭來,如果你和何琳結婚了,但是何琳要求你到她家裏住,你是一個上門女婿,怎麼辦?

林申:她很有可能,如果在戲裏的話,這個人真的很有可能。

何琳:可是在戲裏我一點都沒有要求過。

林申:那是因為有她的媽媽。

主持人:如果一定要平等,為什麼一定要到公公、婆婆住,為什麼不能要到岳父、岳母家。

吳軍:生活中一般有這幾種情況才會出現這種情況。一個是女方是獨生女,男方可能家裏兩個兄弟姐妹,不是一個。如果都是獨生子女不太會提這樣的要求。

林申:我覺得還是有可能的。

何琳:兩方都會照顧到。

歸亞蕾喜歡和女兒一家住在一起

主持人:網友在網上提了挺現實的問題,但是終歸來說年輕人不願意和上一輩的住在同一屋簷下,從歸亞蕾老師的角度來講,您是希望您的女婿、女兒和您住在一塊兒嗎?

歸亞蕾:我是挺喜歡的,因為我沒有兒子,老大跟我們家住的很近,差不多禮拜一到禮拜五幾乎都在我們家,除了不在我們家睡之外。下了班吃完飯才回去。禮拜六、禮拜天屬於他們的生活。我老二因為很久才結婚,她就覺得她有一半是兒子的感覺,要照顧我們,她一直要跟我們住在一起。當然像他說的,希望有一個家,一個屋簷下,但是兩個門的進出。吃飯在一起,其他時間互不干擾,我是很喜歡的。因為我也在學習,除了做媽媽以外,學習做丈母娘,丈母娘我已經做了好幾年了。怎麼給孩子們空間,住在一起當作沒住在一起一樣,雖然我還是很關心,好像沒住在一起,該吃飯了就搖個鈴,當當當,吃飯了。願意來就來,不願意來也不要硬逼。

吳軍:成食堂了,食堂到點開飯了。

歸亞蕾:不要給自己壓力,也不要給別人壓力,這樣住在一起蠻好的。

主持人:這是比較好的狀態。

吳軍:而且他們吃完飯走了,你們寧肯自己收拾。

歸亞蕾:對。

吳軍:是一種樂趣。

歸亞蕾:我很喜歡。

何琳:其實年齡大的人,我感覺我媽媽,每次我們回家(笑),每次回家雖然她很忙,但是忙完以後,我能感覺到她非常累,但是她很快樂。

歸亞蕾:對,沒錯。

何琳:很快樂。

學會體諒婆婆的心

主持人:所以說永遠父母的心都是只要我看到你們在一起很高興,其實就是很滿足、很開心了。我覺得這個劇情的發展,到後來這個婆婆其實心態已經越來越是這樣了,包括吃您做的不太好吃的飯,她也不會去說。

歸亞蕾:對。

吳軍:不會去講,偷偷自己吃餃子

何琳:藏起來或丟掉,讓老公或者是兒子再買好吃的來。

吳軍:沒有,自己偷偷的跟鄰床一塊兒住的病友,同吃她的餃子。

歸亞蕾:有嗎?

吳軍:有啊。

歸亞蕾:我都忘了。

何琳:我記得我做的那個菜,拍的時候,他們尤其要詆毀我做的菜,在粥裏面放了很多很多難看的東西。

林申:老鼠屎?

何琳:那倒沒有,反正菜已經燒得都糊了。

主持人:故意表現你做得有多難吃,其實你做的挺好吃的,在平時生活中。

歸亞蕾:何琳很會做菜,但是那個角色不會做菜。

何琳被「魚」徹底嚇倒了

主持人:不是這樣的,我聽說她生活中也完全不會做。

吳軍:對,她自己都招了。

何琳:有一場做魚的戲,太能體現我了,那個魚我也不會抓,表面滑滑膩膩的,心裏覺得很噁心,就不敢抓。後來攝像就給我出了一個招,拿著毛巾包著它。後來他們告訴我應該抓鰓、尾巴,亞蕾姐也不會。

歸亞蕾:我肯定會,可是既然那個魚還用毛巾包著抓,我怎麼也不會抓,因為那多可怕呀?活著的東西。

何琳:那個魚在水裏面,力氣好大,把我甩得渾身全是水,周圍全都是水,最後是把魚給打暈了,我故作它好像很活的樣子。

主持人:天啊,太不公平了,這活明顯應該是男士幹的。

何琳:但是我為了要討好他,要表現。

林申:你是不是沒看到給她洗腳的那場戲。

主持人:我真沒看到。

林申:如果看了那場戲就知道做條魚不算什麼。她有一場戲……

主持人:看起來吳軍已經有一些委屈了。

吳軍:沒有,沒有,我覺得這是應該做的。

何琳:他很幸福。

吳軍:通過演這場戲我跟亞蕾姐也有同感,我也是在學習。我覺得大良這個人心胸很寬闊,而且很有包容性,一切的事情到這兒都會包容。

歸亞蕾:他像他媽。

吳軍:就是,兒子都隨媽。

揭秘最管用的討好婆婆的辦法

主持人:剛才母子倆說了他們這部戲的收穫,何琳你有什麼收穫嗎?

何琳:我當然有收穫。

吳軍:起碼會抓魚了。

何琳:我到現在還不會抓魚,而且以後也不準備抓魚,太可怕了,後來那個魚又活過來了,又掙扎,結果把我嚇得臉部表情都扭曲了,拍下來尖叫聲跟聲音都扭曲了,那個樣子是真實的反映,沒有演戲,是真的。

在這個戲裏,在演的過程中,當然演的是很感性的,但是提前準備,包括
之後有的時候我跟亞蕾姐還會討論婆媳的關係,因為亞蕾有婆婆,我們都會討論這些問題。在拍攝的過程中,我也確實悟到了很多東西,將來我也總有一天會成為別人家的兒媳婦,當我成為之後,我想肯定會比我拍之前會學會了很多方式,怎麼能夠跟婆婆相處,怎麼能夠讓婆婆喜歡我。

主持人:給我們介紹一個最管用的?說好話?

何琳:買禮物呀。

主持人:買那個鐲子(歸亞蕾笑)。

何琳:鐲子是,然後還買絲巾。

主持人:這個方法很簡單,只要你願意掏錢去買就行了。

何琳:當時是很真心的,不是敷衍敷衍。

吳軍:對,而且還花我的錢。

主持人:是這樣嗎?

林申:一般都是這樣,男方出錢。

主持人:但是效果達到了。

林申:所以男方願意。

何琳:滿足了我的購買欲,又達到了我的目的,討好了婆婆,最後倒楣的是他的錢包。

新理論:男人不賤,女人不愛

林申:以前有句話男人不壞,女人不愛,應該改成“男人不賤女人不愛”。

主持人:這是你在戲中的這個人物的一個……

林申:已經是了,很愛她。

吳軍:他戲裏有幾句秘訣。

林申:我演的那個人可能曾經受過一些感情的刺激。

何琳:別往臉上貼金了。

林申:由於自己的工作背景,有車、有房,完全是鑽領,超越白領。當然英俊不英俊由別人來評價。我說了曾經可能會有一些不好的感情經歷,就把這個愛情觀變的很現實,不會跟任何一個女人說明天會發生什麼,因為我不知道。

主持人:一個沒有承諾的男人。

林申:所以有四不原則,不主動,不拒絕,不承諾,不負責。

主持人:這個男的挺壞的。

林申:這四句話是我跟他(吳軍)才講的,相對來說我跟她講,男人其實是這樣是最好的,你們認為壞,實際上男人之間說話就是這麼坦白、這麼直接的,不光是戲裏,私下裏男人可能也會說一些這個。有過之而無不及,所以我只是代表了一類的男人,但最後還是被收服了,被她的女兒。

主持人:這就是媽媽厲害。

林申:對呀,會生。

歸亞蕾:會教育。

林申:會教育,會教育。

主持人:這部戲對於每個參于其中的演員來說都給生活中很多啟示,你生活中也是一個“四不”男人。

林申:太相反了。

主持人:完全是四有(笑)。

吳軍:八不。

歸亞蕾:加倍。

林申:完全是相反的,這是攻擊我了,我這樣說完全是朝我自己臉上貼金。

主持人:待會兒讓他們說。

林申:真的是這樣,別這樣毀我。

何琳:你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林申:我是說男人不賤女人不愛,並不是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現在這個社會你不討好女生或者沒有幽默的感覺……

吳軍:林申你提出男人不賤、女人不愛,這是一個最高理想。

林申:真的嗎?

吳軍:挺難的。

林申:你基本上都做到了。

吳軍:挺難的。

林申:他現在衝擊這個頂級的。

吳軍:你不知道我承受多大的壓力、輿論。

何琳:可是有的時候賤的本身我覺得也蠻幸福的。

林申:我認為是一種可愛。

吳軍:其實賤是什麼呢?是很多同性人來講的。

林申:所以他們兩個人這番話印證了我剛才那句話,並不是一句貶義的意思,而是一個褒義。

吳軍:你不知道我承受多大的壓力、輿論。

何琳:可是有的時候賤的本身我覺得也蠻幸福的。

林申:我認為是一種可愛。

吳軍:其實賤是什麼呢?是很多同性人來講的。

林申:所以他們兩個人這番話印証了我剛才那句話,並不是一句貶義的意思,而是一個褒義。

歸亞蕾:如果我年輕,我會選……

主持人:這部戲我看出來了,除了婆媳之間的衝突,還有男人和女人對生活理解的衝突。特別想問問亞蕾姐,你當年也是獲得孝媳獎,很厲害,看到您戲中小一輩的愛情觀,他們對待婚姻、家庭的態度,您有什麼特別深的感觸?跟您的理解完全不一樣的?

歸亞蕾:如果擇偶來講,如果我年輕,我也會喜歡我兒子的這種典型。

主持人:你不會喜歡林申這樣的。

歸亞蕾:還沒有說完(笑)。我會選擇我兒子這種,可是現在時代的不同,一路走來你會看,男人有時候太老實,也不見得會討女人喜歡,她要有一種“新壞好男人”,他是好男人,但是他的壞並不是一種真壞,壞是一種魅力,是吸引女孩子的魅力。

林申:我臉紅了。

何琳:你以為是在講申申嗎?

歸亞蕾:男人有時讓女孩子喜歡的地方真不是那種,別看我兒子,我兒子在我們這種家庭教育的過程當中,有他的一種規範,可是在規範的當中也有一種女人喜歡的點。

吳軍:太少了。

歸亞蕾: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都一樣,女人的魅力男人為什麼會喜歡她?也喜歡一個女人是千變萬化的,她永遠讀不完的東西。

吳軍:讀不完的一本書。

歸亞蕾:男人也是一樣,讓女人去喜歡,不是一下子一目了然老老實實坐在那里是個書呆子,我想女人也不見得會喜歡。她會喜歡他那一點點的壞,可是那個壞又不是對別人……

林申:充滿善意的壞。

歸亞蕾:對,那種男人你也會喜歡他。

林申:沒錯,她說的就是我演的這種男人。當然我生活中也恰恰具備了這種優點。

何琳:哦,這是徵婚廣告嗎。

林申:我和他在第一集裏沒有交代,看起來是親生,但可能我們不是一個爹,分歧太大了。

主持人:你們倆其實是有分歧的。

林申:太大了,我們一直在打。你看他跟他的妹妹。

主持人:他跟他妹妹也挺不一樣。

何琳:但還是比較友好。你們倆見面的時間針鋒相對。

吳軍:我戲裏有一句臺詞,我說你們倆是一個媽生的嗎?後來他也拿這句話說我,說我和我妹妹,你們倆是一個媽生的嗎。

何琳:而且從小是被我虐待長大的,我媽曾經跟他交代我小的時候怎麼虐待他,小的時候在他鼻子裏插大蔥,裝大象。

林申:任何一個媽媽聽到這樣的話都會高興,因為兒子是像爸爸。

主持人:可以看到這場戲還有打動人的是臺詞,很有意思,有些臺詞還很經典,聽了以後可以拿著本本抄下來那種,語錄呀。有生活化,也有特經典的。

林申:四不原則就很經典。

主持人:這不是你總結出來的,是編劇。

何琳:編劇是濃縮了申申20多年的生活經歷。

林申:我錯了姐,咱倆是親生的,真的(笑)。

主持人:所以拍的過程中亞蕾姐應該挺有意思,挺熱鬧的,戲裏戲外姐弟。

林申:亞蕾姐是最善良最溫柔,演的那個角色雖然有時有點英國女人的風範,但是我們拍戲的時候永遠是看著打仗那種的,就是我們之間鬥嘴,永遠是看著。

主持人:我突然想起一個網友剛才問的問題,這個人物對亞蕾姐演起來會有難度嗎?會不會覺得演得有點壞或者是有點刻薄,或者是有點厲害的時候,就不是您本來的樣子。

歸亞蕾:其實做演員來講,像《麻辣婆媳》我覺得每一個演員都不是那麼好演,因為他是從裏到外的,而不是這麼明顯的一個人,乖寶寶或者是很倔強的人,或者是英俊瀟灑的小男生。他對他的女朋友有另外一個觀點。可是事實上每個人都有多變的東西,不是那麼好演的,都是比較有層次的。尤其是生活劇,又不能那麼誇張,就要在言語之間一目了然呈現給觀眾,大家都非常認真、用功。別看他們平時嘻嘻哈哈,他們背後都做了很多工作。

林申:我們在現場不會像現在這樣,現場我們幾乎都是嚴肅,不說話的,不,也是說話。

何琳:我們都跟你不說話,我們都說話,對吧亞蕾姐。

歸亞蕾:對。

林申:我們倆好長時間沒見面了,這次見面太興奮了。

何琳:因為我覺得你長得特帥。

歸亞蕾:他很小就到我們家裏來,平常來我也不怎麼正眼看他,就像家庭關係,我不喜歡我的女兒跟他們家。可是我婆婆可喜歡他了。

林申:有眼力,未婚有為的男青年,老太太很喜歡。

歸亞蕾:一直撮合。因為我覺得那個疙瘩是我自己的問題,其實這個男孩子還是不錯的。

主持人:最後還是得到了認可。

林申:我覺得還是得到觀眾的認可吧。那當然,希望。

歸亞蕾:生活中接受不了這樣的媳婦

網友:我想問一下亞蕾姐,你生活中能接受何琳這樣的媳婦嗎?

林申:不能。

歸亞蕾:開始絕對不能,因為我絕對不能允許我的兒子跟一個女孩子到了點不回家,這算什麼?

何琳:她是說生活中的何琳,生活中的何琳沒有到了點賴在人家不走。

歸亞蕾:這不能賴何琳。

林申:這就不知道了。

何琳:亞蕾姐你現場跟我說過的,你跟我說,真可惜,我沒有兒子,有兒子的話一定讓你做我兒媳婦。

林申:去年的話都拿來說,你真是……

何琳:那當然,歷歷在目。

歸亞蕾:真實的何琳很懂禮貌,很有教養,非常好的女孩子,我很喜歡她,我記得我告訴過你。

何琳:嗯。

主持人:而且演技也是很了得。

吳軍:了不得。

何琳:謝謝,到底是老公。

「何艾美」和「曾金雞」

主持人:我知道《麻辣婆媳》 歸亞蕾:有嗎?

林申:可能聯繫錯了,她哭一鼻子不是因為這個,而且雲集很多影帝、影后,其實就是兩個,當年拍的時候何艾美還沒有,拍完這個戲被我們叫去,當然也有點運氣,演技特別好,才演了這個戲。

何琳:是因為叫我才得了。

林申:你還叫“曾金雞”。

何琳:也是因為叫才得了,“曾金雞”是因為我叫了才得了。

林申:自己因為很在意自己的功課,認為導演不滿意,認為是不是我演得不好,是不是我沒有表達出他要的意思。兩個人溝通也不是問題,只是有點誤會,她就是很在意自己的表演,就哭了,也不是哇哇的哭。

主持人:男朋友比較瞭解真相。

林申:因為當時是跟我的那場戲。

何琳:那時我不在,而且導演要求真是很高。

林申:除了亞蕾姐之外,任何一個人他都不會說“你拍得不錯”。

何琳:有啊,對不對亞蕾姐,經常對我們講的,只是不對他講而已嘛。

歸亞蕾:愛之深,責之切,對你要求過高。

網友:亞蕾姐你好,看了你的這一部《麻辣婆媳》,你演的秦思平真是太棒了。

林申:是買盤看的嗎?

主持人:應該是。

吳軍:盤已經有了。有的收費頻道在外地已經播了。

林申:但不是各個省、各個城市都有。

何琳:怎麼可能在電視臺播。

吳軍:是在央視的收費頻道。

秦思平沒有一點歸亞蕾的影子

主持人:網友說想問是不是這個角色也有你生活中的一點影子呢。

林申:這個我證明,真的一點都沒有,真的是沒有。我跟亞蕾姐已經認識很多年了,很多很多年了,一點都沒有。所以,我看這戲的時候,我也認為她演得太好了,就跟當年看《武則天》一樣,哇,她演得太好了,永遠都給人驚喜,包括《橘子紅了》。

歸亞蕾:這個女婿非要不可。

吳軍:這個網友不要為亞蕾姐擔心,不要因為亞蕾姐演了這個角色會被很多人不喜歡,一定不要這樣擔心。

何琳:不會,這個婆婆雖然在挑剔,在很過分的同時,你會覺得她很可愛。真的,因為亞蕾姐身上有很多可愛的東西,會在角色裏體現,根本不會怕這個婆婆會遭到大家的反感,絕對不會的。

主持人:就像剛剛“娜娜”就說,這個婆婆雖然表面很嚴厲,但實際上是通情達理的,對媳婦的調教也是希望這個家越來越好的,這是比較理解你的影迷。

何琳:對,我覺得叫“刀子嘴,豆腐心”形容這個角色是特別合適的。

婆婆為啥“恨”媳婦?

主持人:通常人們心目中婆媳關係有衝突,通常是因為婆婆容易樹立家庭威信感。第二,擔心自己的兒子被另外一個女人分享愛。在這部戲中有這些因素嗎?

歸亞蕾:有這個因素的,有。因為比方說她正想關心媳婦,忽然覺得媳婦還不錯,還會做飯。忽然這個飯是做給兒子吃的,她心裏不舒服了,我兒子吃了我做的幾十年的飯,憑什麼她拿飯過去了呢。

吳軍:還有一場戲,我從樓上下來抱著一堆要洗的衣服,媽媽看到了,而且還有內衣,媽媽叫住我以後,內衣掉在了地上,我記得特別清楚。媽媽就受刺激了,一定受刺激了。

林申:衝進門看你給她洗腳更受刺激。

吳軍:當然了。

何琳:氣瘋了都。

林申:媽媽看著腳還正洗著呢。

何琳:腳底下還墊著毛巾。

林申:大良,你給我出來一下。

歸亞蕾:成何體統。

林申:但是說這句話還特有涵養,能悶在裏面,但是你知道完了,出去一定一頓臭駡,要爆炸了。

歸亞蕾:這都是人之常情的一種反應。

主持人:咱們分析分析,說這個媳婦跟婆婆,她不滿意婆婆是因為什麼?我能想到是她沒有在自己家裏那麼自在。

何琳:那當然了。因為在我娘家時候的狀態跟在婆家是截然不同的,在娘家我是地主。

林申:公主就行了,別地主。

何琳:公主,公主。

林申:還鬥地主,公主就好了。

何琳:公主,你說得很對。我可以在媽媽面前甩無賴,可以在老公面前撒嬌、發嗲,高興怎麼樣,不高興怎麼樣,都可以表露出來。但是到了婆婆這兒一切都不可以,我要夾起尾巴來做人,其實也蠻可憐的。

歸亞蕾:啊,我給你這麼大壓力嗎?

何琳:當然,看到我拿洗衣機洗絲襪、內衣、內褲,因此就把我教訓了一頓,說這些東西你放在裏面很容易壞,應該拿手洗。

歸亞蕾:我沒有這麼嚴格的說,也不是這種語氣說。

何琳:真的嗎。

歸亞蕾:這些絲襪放洗衣機裏洗真的會洗壞的。

何琳:我生活中就是這樣洗的。

歸亞蕾:壞了嗎?

何琳:沒有。

歸亞蕾:你再洗洗,看看壞沒壞。

主持人:婆婆有更豐富的生活經驗,可以傳授給兒媳。

林申:亞蕾姐演的有高貴的、貴族的感覺,說任何話都有一種禮貌,那種禮貌會給你施壓,她做的東西那麼好,確實也做到了。

何琳:她確實也做到了,她對她的婆婆的一切真的是典範,非常非常到位。

歸亞蕾回憶自己的婆婆

主持人:所以,一個女人好像總要經歷這樣的階段,成為媳婦之後也要變成婆婆。

歸亞蕾:這是必然的。

林申:可是亞蕾姐的婆婆不會像當年要求她那樣要求她,就出現這樣的問題。

主持人:當年你婆婆對你有什麼要求嗎?

歸亞蕾:我生活當中?

主持人:對,生活當中。

歸亞蕾:我婆婆沒有,我婆婆還真是一個好婆婆。

何琳:不說謊,儘管說好了。

歸亞蕾:我婆婆都走了,我婆婆真的是很好。因為我嫁到她們家她已經去世了,而且她又是小腳,她是比較上一輩的。

主持人:應該思想比較傳統。

歸亞蕾:可是她對管教孩子卻是非常的,怎麼講呢?

吳軍:富有愛心。

歸亞蕾:她能理解,不會是那種溺愛,像愛孫子,還有像我們都樣的管教孩子,她會隨我們的意,而不會特別寵愛,或者是不讓你管,是這樣。我覺得我婆婆對我真的沒有什麼要求。

主持人:我覺得一個女人碰到一個好婆婆,對自己未來成為一個好婆婆影響是良性的,反之就變成媳婦熬成婆一樣,希望有朝一日自己也能發號施令。

歸亞蕾:但是我的婆婆做媳婦的時候,她的婆婆太厲害了。在她那個年代女的是不能上桌的,媳婦更不能上桌,媳婦是家裏人吃完了以後她才有飯吃的,婆婆對她特別嚴格。她就覺得她那樣的生活不要在她的媳婦當中發生。

吳軍:她覺得她們當年那樣過得很不快樂,不希望把這種不快樂延續到你們下一代。

林申:很善良的人。

主持人:身為新時代的女性還是比較幸福的。

何琳:對,剛才聽亞蕾姐講我覺得我好幸福。

婆媳和母女到底差在哪里

主持人:而且現在形容婆媳管理越來越像母女關係,但事實是做不到。上次是何琳接受記者採訪也曾經說過,還是有隔閡在裏面。

何琳:不可能完全一樣的。母女之間哪怕不高興了,哪怕鬥嘴吵架,再怎麼樣是母女,永遠不可能改變。但是跟婆婆之間,有可能某一句話就可能造成很久很久的陰影。

林申:我覺得也不一定。

持人:我聽著都有點不是那麼舒服,我總覺得應該可以。

林申:我覺得不一定。因為現在獨生子女太多了,所以有的人很喜歡孩子,沒辦法,只能生一個,兒子又娶了同輩人回來,她可能會認為又多了一個孩子,可能有這樣的想法。

歸亞蕾:我是過來人,你說完全沒有,不太可能,但你怎麼去避。當一點點不舒服的時候,自己的親生父母就不要說了,來一句話馬上就頂回去了,她也不會放在心上,說完了也沒有事。婆婆就不一樣了,你要學會避開,要學會忘記,讓它過。過了以後這件事情就真的過了,好像在婆婆面前沒發生過一樣。所以,她在你的心目當中,她覺得你從來沒有生過氣,要這樣做。

主持人:這是經驗之談了。

超級好好先生吳軍

網友:我是吳軍香港的影迷,我覺得這部戲中吳軍是一個超級好好先生,覺得特別喜歡這個角色。

主持人:超級好好先生。

林申:恭喜。

吳軍:其實我剛才說,演區大良這個人物對我自己來說是我學習的過程,提前學習一下這種經驗。而且很多事情,就像我講的,在演這個角色的時候,每天都過得挺快樂的。他有那麼大一個心胸,而不是我們以前想像中,總願意把這種角色設定為一個受夾板氣的角色,傳統的理解不太公平。力求從這個角色身上找到新鮮的東西。但後來我發現了劇本給這個人物提供了很多這種因素,可以讓我去找到一個新的理念去解釋這一類人,就是在一個家庭裏邊怎麼做一個到位的好兒子、好丈夫。

主持人:好,今天也特別感謝四位來到新浪跟我們聊了聊即將跟大家見面的電視劇《麻辣婆媳》。我相信每個人看了這部片子之後都能或多或少地獲得生活中的啟示,也許對你未來成為別人的媳婦、成為別人的女婿,或者對於婆婆來說,都有很多經驗,帶來很多感受。我們也一起等待著7月……

12日趕緊在央視看到這部新的作品。

也希望四位有機會再來新浪跟大家聊天。

吳軍:謝謝。

歸亞蕾:很高興。

主持人:我們今天的聊天就到這裏結束了,也感謝各位網友的參與。再見。

吳軍:再見!

(2006-7-3 新浪娛樂)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