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軍渴望演警察:演員都想展現全新的一面

文/賀豐波

在《紅衣坊》中,吳軍敢于表達愛情,敢於為愛情而爭鬥,為了愛情而使兄弟變成情場對手……但談到生活中的愛情時,他說:「我要表達對女人的愛情,不想通過嘴去說,而是用行動去展現心中的愛和關懷。」李少紅導演經常批評他不要吝惜對女性的溢美之詞,他反駁說:「不是我吝惜,也不是我不會表達,更不是我內向的性格,可能是我現實生活中有點羞澀。」

由吳軍、董潔等主演的卅二集電視劇《紅衣坊》在央視一套三集聯播,成為央視開年第一劇。《紅衣坊》從幕後到台前,雲集影視界眾多實力人物。劇中每個細節更是反映出制作之精良,使得該劇成為了開年觀眾期待的焦點。除《紅衣坊》外,由吳軍主演的另兩部大戲《麻辣婆媳》、《風滿樓》也在節後播出。在《紅衣坊》熱播時,記者採訪了該劇主演吳軍。

拍《紅衣坊》成了半個西服專家

《人間四月天》里的梁思成、《大明宮詞》里的李隆基、《買辦之家》里的余子鵬、《亂世英雄呂不韋》里的秦始皇、《風滿樓》里的子舒、《麻辣婆媳》里的區大良……雖然這些角色被吳軍詮釋得可圈可點,但都沒有《紅衣坊》中的汪仁昌這個角色讓他自己覺得欣慰和感動。

《紅衣坊》去年在上海車墩影視基地拍攝時,正逢上海最熱的季節,室外溫度達到40℃以上,使演員體力消耗特別大。當談到劇中什麼事情讓他最值得回憶時,吳軍說:「拍戲的辛苦」。他說:「夏天拍冬天的戲,不僅要穿冬天的棉襖,而且毛衣、帽子等樣樣俱全。戲里我與潘粵明、董潔在拍戲時有說有笑,畫面氣氛輕松和諧,仔細一看我們都汗流浹背,額頭上的汗一滴一滴往下掉。拍戲流的汗,簡直就像給自己洗澡一樣。」去年七、八月份中的拍攝過程持續高溫,到殺青時全體演職員中只有吳軍憑借驚人的毅力「一枝獨秀」,從未因身體不適倒下過,成為劇組一段佳話。

《紅衣坊》以大上海三十年代商界風雲為背景,圍繞「同義昌」這一服裝老字號,展開了兩代掌門人與上海黑勢力、大資本家、日本財閥展開驚心動魄的商戰爭鬥。當時,吳軍看完這個劇本時,他興奮的像個小孩子,因為劇中的汪仁昌這個角色就是生活中他的「化身」,相比現實生活還是有很大的區別。雖說第一次演從少年到中年跨年齡較大的戲,但他認為很有挑戰性和衝擊力,也是對他的演藝生涯中又一次進步。對此,吳軍坦言:「這是我這兩年來接到最好的一個電視劇本,為了這部戲我有兩個月沒有接別的戲。」戲演完後,吳軍卻對劇中的汪仁昌感到同情和惋惜。

劇中吳軍飾演的汪仁昌在情怨、國仇、家恨三重壓力下,從一個質樸、本分的制衣學徒逐漸走入歧途,最後變成獨霸一方的奸商大佬,人物性格命運跨度大、張力足。吳軍在拍攝過程中多方揣摩人物不同時期的心理特點,將這樣一個複雜人物表現得淋漓盡致。記者讓吳軍給劇中的角色打分時,他思考片刻之後回答到:「80分以上。主要從三個方面,其一是演了自己喜歡的角色,也盡自己最的努力;其二是我用心去演,用心去展示自己,演得相當過癮;其三是年齡的跨度,讓我的表演從零的起點開始學起。」

平時就喜歡穿西服的吳軍,借著這部電視劇的拍攝又普及了一次西服知識。董潔透露,扮演「紅幫裁縫」的男主角吳軍為了拍攝效果的真實也下了不少功夫,吳軍向劇組聘請的裁縫師傅求教,從最基礎的選料、用針走線、畫線、熨燙、踩縫紉機開始學起。這部戲拍攝結束時,吳軍儼然成了半個海派西服專家,日後對他選購西服有了很大的幫助。吳軍笑言:「我現在看到別人穿的西服,就能從針腳、邊角等細節看出做工的好壞。」

不願意去主動追求愛情

與周迅在電視劇《人間四月天》、《買辦之家》、電影《生死劫》中三次合作後,吳軍覺得兩人的默契不言而喻,也認為周迅的優點就是始終在變化,她總是輕而易舉得就讓人感受到從她體內迸發出來的新鮮東西。她的精神世界總是包滿的,對我也是一種刺激,搭檔工作的時候讓自己也可以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獲。首次與董潔合作,吳軍更是感覺一種知心的默契,覺得她是一個「弱中外柔,柔中內剛」的「多稜角、多面性」的美女演員。

吳軍說,與董潔合作之前,他心中總是停留在《金粉世家》中冷清秋的柔弱和單純。沒有想到在《紅衣坊》中飾演一個飽受愛情折磨的日本女孩,從來都是柔柔弱弱的她在劇中強勢力了一回,從她身上創造出一種矛盾性格的張力,也讓她在一對二的情感中體會了一次自我挑戰。在吳軍心目中,也是對董潔一個完全全新的認識。

戲中,吳軍鐘情于董潔,然而這份感情卻被一心想振興家族的董潔利用了。當吳軍最後不擇手段得到名利後再次面對董潔時,他不無傷感深情地說:「我從來沒把你當弱者!」此時,吳軍也找到自己的真愛,終於走出了這段情感糾葛。劇中吳軍為了愛情與兄弟爭鬥,但記者了解到:「生活中的吳軍不善於去表達愛情,也不願意主動去追求愛情,更不會為愛情而競爭的『羞澀』帥哥。」

電影《生死劫》中,吳軍對女人可謂運籌帷幄,問他是不是很了解女人,他回答到:「我不了解,也根本不會對女人說些甜言蜜語的話。」在《紅衣坊》中,吳軍也敢於表達愛情,敢於為愛情而爭鬥,為了愛情而使兄弟變成情場對手……但談到生活中的愛情時,他說:「我是不會在沒有結果的愛情中去破滅現有兄弟之間的情意。我要表達對女人的愛情,不想通過嘴去說,而是用行動去展現心中的愛和關懷。」其實,對於吳軍不太了解女人之事,李少紅導演就經常批評他不要吝惜對女性的溢美之詞。他反駁說:「不是我吝惜,也不是我不會表達,更不是我內向的性格,可能是我現實生活中有點羞澀。」

希望嘗試個把警察戲和青春戲

其實,吳軍是一個不喜歡做宣傳的演員,關於他的報導也很少,更不用說他的緋聞了。以前吳軍覺得拍完一部戲後,戲外的工作都與他無關了。後來與朋友聊天後才知道,他不配合做宣傳,朋友都比他本人著急。這是他性格的原因,所以他不原因宣傳自己。做一個演員,你的戲演的再好、觀眾再喜歡,受時間的影響很快就會被觀眾淡忘。在朋友的勸止下,他才大醒大悟一樣,他總結一點:戲內的工夫要心、戲外的工夫更要用心。

曾有記者問他想不想出名時,他笑著回答到:「每個演員都希望能成名,包括我在內,但我喜歡去演自己喜歡的角色。」對於吳軍來說,他在選擇劇本的標准就是不斷地挑戰自己。

他認為,一部能讓自己知名度提升的戲和一部藝術水准很高的戲在不能兩全選擇的時候,我選擇自己喜歡的藝術影片。每個演員都有自己心里很神聖的地方,我特別害怕自己對職業的興趣在一部中被慢慢磨滅。我覺得「我要成名」的願望不能支撐在這個行業掙扎,能支持我的是對這份職業的責任感。無能是從事什麼樣的職業,每個人都希望奔著最好的方面前進,相比中戲剛畢業的時候,現在的心態就平和多了,成功中偶然的因素永遠不會占據必然的因素主導地位。如果到了成功的時候,一定是自己兼備了演員的藝術觀察性和娛樂性的時候,我肯定會高興。

吳軍拍了十多部電視劇,但他談到自己的演藝人生時,他說他覺得自己的演藝人生才剛剛開始,不需要刻意去定位。演了很多儒雅而書卷氣十足的角色之後,吳軍希望嘗試個把警察戲或青春戲,「每個演員其實都渴望能讓觀眾看見全新的一面,因為觀眾對我們的期望值總是很高,有時候他們很『貪婪』,希望看見你很多面───除了戲里的還有生活中的。演員其實被別人挖走的東西太多了,觀眾應該對我們有包容的尺度。」

雖然一個人不是十全十美,但每個人都希望在努力、奮鬥中追求完美,演員也是如此。吳軍實在是個幸運兒,他第一次主演電影就被圈內地位舉足輕重的導演田壯壯選中,一次拍電視劇又被著名夫妻導演曾念平、李少紅所選中……五年裡,吳軍在多部電視劇、電影中飾演男主角,他感謝導演把他的潛力都能演戲中發揮出來是最好的幸運。

(2006-3-13 新浪娛樂)

眉批:這篇是怎樣? 吳軍歷年報導大整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