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小城 兩個春天–費穆版和田壯壯版《小城之春》(節錄)

第三個改變是人物感覺上。明顯好的是新版中吳軍的戴禮言。不是說他比老版中石羽的戴禮言演得好,是田壯壯把這個人物設置得更好。從新版戴禮言身上可以想像一番人生衰敗的過程,可以想像這個人曾經的希望和理想,曾經的活力和曾經的魅力。他長身玉立,詩書盈懷,鬍鬚後面是一張清秀的面孔,可以想見,新婚的玉紋曾經怎樣地喜歡過他。他是很有品質地活過的,現在,未老先衰,但心又沒有死掉,所以,他的神經質就特別有說服力。這也是一個好男人,所以,好女人玉紋最後還是留了下來,而且是心甘情願地留在他的身邊。

(東方雜誌2002年第10期)

眉批:神啊~終於有觀眾出來爲吳軍說一句話了(感動中)……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