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不像主演的主演吳軍:田壯壯不會取巧

文/黃芳

(圖片說明:吳軍扮演的戴禮言是個得不到愛的角色……抱歉,我沒找到圖)

田壯壯的《小城之春》在日前閉幕的威尼斯電影節「逆流而上」競賽單元中抱了個金獎,《小城之春》三位主角的吳軍、辛柏青和胡靖釩全部都去參加了這次電影節,在那裏呆了5天。明顯比影片中的 「戴禮言”要黑、要壯實的吳軍說,為演《小城之春》,他很長時間都不敢輕易出門,由於不曬太陽,皮膚都變白了些,結果這次去威尼斯,很多外國人看完《小城之春》從電影院出來,看見他和辛柏青、胡靖釩坐在廣場的臺階上,都湊上來說:「是《小城之春》吧?你是那個醫生吧,你是戴太太吧?」然後盯著吳軍看半天,問:「這位是你們劇組成員吧?」

吳軍說,他已經習慣「人家第一眼認不出他、然後一說某某戲某某角色就恍然大悟,然後連聲說不像不像了」。

看電影節:面目和善的威尼斯

「我們住在離威尼斯不遠的一個小島上,島上滿是咖啡廳和小餐館。日本導演北野武跟我們住在同一間賓館裏,每天來來回回能見著他很多次,我挺想去看看他的新片,但一直都很忙,也沒去看成。有朋友從國內發資訊跟我說,在某些媒體上看到很多威尼斯街頭泳裝美女的照片,但我倒是一個都沒見著。

雖然很多人都說這兩年威尼斯電影節財力大不如前,有些沒落了,但我覺得在那裏呆著還是挺舒服的。那裏的人都會很自發地把電影節當成自己的節日,《小城之春》在那裏放了三場,幾乎都是滿座。看完電影,一些觀眾會找到導演或演員,說自己的感受,他們心態都很平和,不會有特別多的讚美之詞給一部電影,也不會把一部電影批得狗血淋頭,他們會說哪兒哪兒不太好,哪兒哪兒他喜歡,最後都是以 「verygood”結尾—很寬容,也很友善。有些國內外的媒體的記者,好像去那兒都是為了玩。」

我想9月初的威尼斯電影節給吳軍留下了挺不錯的印象,以至於在談話中,他曾突然有一次抬起頭來很「跑題」地說:「以後我每年要拍一部電影,多參加些電影節。」

看導演:田壯壯不會取巧

吳軍說著話,突然好像走了神,腦袋歪到另一邊去,那邊忙著進進出出的周迅正在揮著胳膊跟人說:「唱歌也很累啊。一首歌唱了兩天,馬上又要換曲子,換風格,不輕鬆啊。」

周迅話還沒說完,吳軍就已經回過頭來接著說了:「這次拍《小城之春》的時候,田壯壯導演就給了演員很大的表演空間,包括一個鏡頭裏,我走到什麼位置,做什麼動作,說什麼樣的話,他都沒有很具體的要求,就讓我們自己隨著感覺來,最後做一個基本的定位。跟演話劇一樣,那邊導演一喊開始,我們演員就隨便怎麼在臺上弄了,不受他的控制,哪怕演完了他要來罵我們的,哈哈。這種空間很重要的,不會像有些導演規定那樣,走到第幾步路你要說什麼臺詞——可能我走到那一步的時候,感覺還沒出來呀。普通導演會按照演員本身的氣質特性給他定個角色,田壯壯導演卻不這樣,所以他把本來要演戴禮言的辛柏青還給我調了個個兒。他可能不會用你身上很明顯的占了三四成的某種特質,而是要用只占到一成的另一種特質,從而給演員更多發揮的空間。」

田壯壯的堅持給吳軍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如果演個話劇,下來觀眾跟我說,你什麼地方怎麼怎麼演,會有更多人爆笑,我很可能下回表演的時候就改了」,吳軍說,「但田壯壯導演不會,他那種堅持也不是固執己見,而是堅持把電影做成自己萌生拍攝衝動時一樣,只是為了吸引多一些人而拍成完全不同的樣子,他不會這樣做。把一部現在幾乎沒人看過的舊版《小城之春》再拿出來告訴大家,他也是完全放棄了取巧的手法。」

吳軍接下來要拍的戲是李少紅丈夫曾念平導演的電視劇《買辦之家》,10月份要為《小城之春》的原聲大碟拍MV。

最後讓吳軍寫下他的電話時,他居然舉著筆發呆了:「那兩個字(吳軍)怎麼寫的?」想了一會兒,才開始寫,一邊解釋說:「昨天剛簽完幾百張海報,開始還一筆一劃地寫,後來簽的名是什麼東西,連自己看了都不認識了。」

看演員:喜歡江珊才考中戲

吳軍目前還不算很紅,但他自己還覺得算是一路循規蹈矩的,比較幸運,因為做演員這一行專業性太強,有很多人成名了,但有更多不大為人所知的人走演藝這條路,很多年都默默無聞,還有很多甚至走不通,被迫離開了這個行當。「我們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95級就一個班,20個人,其中有4個在畢業的時候就不得不選擇了與專業完全沒有關係的職業。很多人費盡千辛萬苦考進來,結果發現自己並不適合做這一行,讀完4年卻去做了別的,還有人畢業後一直走演戲這條路,但一直都不得志,熬了一段時間也只得放棄了。」

我跟吳軍說,在很多人眼中,都覺得中戲的學生功底要比北影的好。吳軍不置可否,只是說:「大部分臺灣的導演都喜歡用不是科班出身、沒有表演經歷的人來演戲,他們只需要這些演員的本色,就讓這些演員很隨性地表演。要說我們這些受過專業培訓的演員,長處可能就在——可以演出不同的戲,可以塑造出不同的角色。一劇成名對於一個年輕演員來說,在某些方面可能不是好事,因為接下來會有很多人找你拍戲,基本上都是拿著差不多類型的角色。演戲雖然累,但如果演到合適的角色還是挺有意思的。」

吳軍說在北京上高中的時候,他是班上的文體委員,當時流行看《過把癮》,他一打聽,發現自己喜歡的江珊等好幾個演員都是中戲畢業的,於是才動了心思考這所自己以前都沒聽說過的學校———那個時候還不流行說哪個演員是中戲還是北影畢業的。

(大洋網)

眉批:這個娛記怎麼把吳軍寫得這麼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