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軍在小城中享受春天

文/李彥

五十多年前那部老黑白電影,將一段沉寂灰色的愛情凝固在銀幕上,而今新版《小城之春》又把我們帶回了上個世紀的小城,影片雖然加進了許多鮮明的色彩,但更多的還是灰色的調子,春天的到來沒有帶來任何改變,寂寥的小城依然寂寥,故事被人輕輕地講述著……畫面中戴禮言失落憂鬱的神態,始終讓人感到壓抑,而走下螢屏的演員卻讓人不能相信,眼前坐定的吳軍,身上流溢的青春朝氣,與劇中戴禮言頹靡、病弱的形象顯得格格不入。

開拍前角色對換感覺歸零

不按牌理出牌,是吳軍首次與田壯壯導演合作得到的最大啟發。在開機前吳軍飾演的是章志忱,然而就在已準備近一個月的時候,田壯壯導演讓吳軍和辛柏青對換了角色,「田壯壯導演覺得生活中我更像一家之主,說話語氣沖,態度鮮明,而辛柏青平時對人對事態度比較曖昧,田壯壯導演想通過演員相貌與氣質的差距,達成意想不到的效果。」由於新版《小城之春》比老版更著重於描寫三個人物間的關係,因而戴禮言的戲分較之前一版要加重許多,吳軍說當他整個人已陷入志忱這個角色中時,田壯壯把他叫到一旁,開玩笑地說:「我看你乾脆演禮言吧,戲分是一樣的。」吳軍也沒在意:「行啊。」於是當導演把禮言的劇本放在吳軍面前時,吳軍腦子都蒙了,「禮言和志忱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性格,我對人物的感覺又回到了零。」

《大明宮詞》喜憂參半

《小城之春》中的易角對吳軍來說成功與否還是未知,但《大明宮詞》中的易角卻是他一生的轉折。「機會總是稍縱即逝,尤其對於剛起步的年輕人。」吳軍說,他感覺做得最對的一次選擇就是參加《大明宮詞》的表演,正是這部電視劇讓他有機會能與導演李少紅合作,而後又能和田壯壯導演合作。「那時正值我們拍畢業大戲,《大明宮詞》劇組到中戲去找演員,我和同學抱著試試看的心情去了,在大廳中坐了兩排,誰也不清楚他們要找什麼角色,但最後李少紅導演看到我的照片時,讓我進去試妝。」吳軍說那次試妝讓他特別難忘,化妝師把他的半邊臉都化上了重傷妝,還蒙上了面罩,只露出眼睛和嘴,當時看到自己的扮相,積極性受到了打擊,「我跟李少紅導演開玩笑說乾脆把我的嘴也蒙上吧,連臺詞也不用說了。」李少紅導演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他,最後決定讓他飾演李隆基。這時吳軍的畢業大戲已拍了一個半月,他在畢業大戲《長子》中飾演男主角,執導老師嚴老師對這場戲特別上心,「嚴老師就要退休了,這場戲是他教學生涯的一個句號。」吳軍想了很久,每次看到嚴老師話到嘴邊又咽到肚子裏,覺得太對不起嚴老師了,可是直覺告訴他演《大明宮詞》是個好機會,「排演完我在中戲的大堂裏等嚴老師,見我說話支支吾吾,他答應我他不會生氣,我告訴他我的決定,我記得我說完以後,平時暴脾氣的老師一直沒有說話,沒有任何表情,只把頭上的帽子慢慢摘下來,最後說了聲:想演什麼就演什麼吧。轉身走了。幾年過去了,我依然覺得對不起這老師。」

在「小城」中享受春天

說到興奮之時,吳軍眼神的光彩流露出年輕的自信,「但開機前一個月,田壯壯導演提醒我,我的眼睛太明亮,不能表現禮言憂鬱的感覺。我還特意到北京第三福利醫院體驗精神病人的生活,為了使眼睛無神彩,我試著把眼睛焦距放遠,像生活在草原的牧民一樣,說話時往遠處看,這樣眼光看起來是遊移而朦朧的。我還蓄起了鬍子,天天窩在家裏照鏡子,模仿禮言失落的神情,外形的改變幫我找出一條靠近角色的捷徑。」但每當他陶醉在自己的創作中時,田壯壯也會不忘給他潑點「冷水」,「別忘了,禮言也曾輝煌過,這對他來說那是最深刻的。」吳軍這時就會沉思一會兒。在四合院拍的時候,吳軍驚訝於場景的逼真,「選的環境太像小說中的感覺,我分不清是現實的還是虛構的,在這裏拍戲仿佛沒有季節之分,拍戲的日子是種享受。」

(北京青年報)

眉批:吳軍就是要挑戰怪角色,他也曾說過最喜歡聽人家說他跟戲裡差很多(詳見太平公主幕後花絮)!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