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很確定的感覺

小城的時間,是頹廢的,凝止的;一如小城裡的人語速那般緩慢,直到一個似曾相識的男人來到,才又洶湧地流動起來。這男人,是夫的老友,妻的舊愛,妹所思慕的對象;他亂了一切,使小城不再平靜卻也不再麻木。即便一切在他離去後復又平靜,彷彿他始終不從涉足……

二○○三年春,吳軍隨《小城之春》來到台北,他說,「台北讓我有種飄忽不定的感覺。」(中情局的網友,原諒我引用你們的轉述……即便我常在網上邊搜吳軍的新聞邊偷笑,但我實在無法忍受吳軍就在眼前,或許我就是缺乏勇氣吧。)

那麼,吳軍又給觀眾們甚麼樣的感覺?

《小城之春》中,原本預定演出章志忱的吳軍,正式開拍前卻突然被導演田壯壯換角,改演病中丈夫戴禮言-戴禮言這個角色,觀眾的評價是兩極化的:

有人說,戲中吳軍做派太過,像裝病;也有人說,透過吳軍可以想像一番人生衰敗的過程-他長身玉立,鬍鬚後面是一張清秀的面孔,可以想見新婚的玉紋曾經怎樣地喜歡過他,而今未老先衰,心仍未死,神經質就特有說服力。「中情局」(BBS)上的網友說,吳軍有一種很確實的感覺,演起章志忱,就像蓄意去破壞戴禮言家庭……

的確,無論嘟嘴沉思或爽朗大笑,無論演的是秦王還是戴禮言,吳軍一直有種直接而明快,甚至可說是確實的感覺──就像他在二○○○年在E-online與網友聊天時那般有話直說不遮掩:

網友﹕你認為你現在紅嗎?

吳軍﹕我現在不紅。

網友:你的照片一白一黑,一美一……,哪個是真的你﹖

吳軍﹕你喜歡哪張哪張就是真的。

他的直接表現在受訪時,讓有些人說他有時安靜內斂得不像演員,有時又似乎說得太多:「有時候他們(觀眾)很『貪婪』,希望看見你很多面–除了戲裏的還有生活中的。演員其實被別人挖走的東西太多了,他們應該對我們有包容的尺度。」

但也曾有位記者說太多藝人老道得有點模式化,遇到問題總是左右而言他,然而吳軍坦白得讓她措手不及:「其實都怪我,可能是我的性格,別看我沒拍什麼戲,也沒有太多的資歷,但我很挑剔,在學校時就開始挑劇本……有(失落感),當然有……當你的工作出現矛盾或者淡季,你肯定會失落,這是對自己的一個考驗……只要你有準備,機會會來找你。」

儘管吳軍說「現在我喜歡把自己隱蔽起來,躲在別人背後看事物,喜歡把別人看清楚。」,但在這一切背後,他依然活得真實,活得有自己的風格,一種很確實的感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