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還有明天呢

吳軍說,觀眾是貪婪的

吳軍說,喜歡演古裝戲,或許懷舊是血液裡的本質

吳軍說,最喜歡聽人對他說他跟戲裡的角色差很多

吳軍說……

那麼,還有明天呢?

吳軍不是個喜歡重複自己的人,他樂於演出迥異的角色-

敢說敢為的李隆基走出了大明宮,變成四月天溫溫的梁思成;溫溫的梁思成離了四月天,化為暴烈少年贏政; 暴烈少年贏政自亂世竄出,到小城當頹廢的戴禮言;頹廢的戴禮言別了小城,成了衝鋒陷陣的鄭律成;鄭律成殺出陣地,又化作猶疑的買辦余子鵬……在這些之後,吳軍又有什麼表現?

他回到了戰國,扮起懦弱卻有心計、最後被荊軻殺掉的反派聶無涯;他走回現代,演出《燦爛的季節》中的現代警察,《生死劫》中的惡男,及《婚前四週半》的陽光青年!

在演藝圈待了這些年,吳軍嘗試過許多角色(或者說,他根本就無法忍受形象重複的角色),其中更不乏佳作;然在宣傳《小城之春》與《買辦之家》時,吳軍仍被視為新人,甚至有記者評每個演過秦始皇的演員都好,惟獨說吳軍中規中矩無法讓人留下印象,不但媒體對吳軍頗不公平,戲劇宣傳的重點也總不對頭(就好比《買辦之家》及那消失的《蟋蟀大師》)-吳軍吳軍,幾時我跟別人提起這名字的時候才不必解釋吳軍何許人也?

《小城之春》上映時,有人問導演田壯壯為什麼選三個新人主演,他如是答:他們三個人都是非常有實力的演員,現在沒名氣是沒到出名的時候……但願如此,吳軍,我期待你出名的那一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