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軍:媽媽心疼每個演員

文/張明春

循規蹈矩的讀到高中畢業,我沒有跟藝術直接沾任何邊,優秀的學習成績一直讓父母為我驕傲。所以,當我決定要去報考中戲的時候,我父母挺驚訝的。他們一直以為我會按部就班走到軍校裏(我就在部隊大院長大),畢業工作,朝九晚五。但他們尊重我的選擇,頂住了多少來自他們內心和外界的壓力我都不知道。沒有基礎的我連考兩年,第二年他們還主動幫我聯繫表演培訓學校。

畢業了,演戲了,賺錢了,電影得獎了。我希望用自己穩穩的每一步告訴母親我的選擇沒有錯,讓她放心,為我自豪。可是,我慢慢發現,媽媽似乎一直沒有放下提著的心,我的每個作品,她錄下來,每看一次都淚水盈眶,尤其是淋雨、挨打一類的苦戲,就更不得了。她始終覺得演員這個職業特別辛苦,再怎麼解釋也不行。不但看我的作品這樣,看任何影視劇都會感慨,這孩子受苦啦 。所以當我回到家,看到她淚水盈盈的看電視的時候,我知道,她一定是在心疼演員。在她眼裏,劇情已經很難完整展現了,這可能就是演員父母的「職業病」吧。現在我想,在她心裏面,應該始終感覺在辦公樓裏面的工作才是一個人正常的工作,演戲這樣沒個確定時候、確定地點、確定事件的工作無論收入多少都是不正常、都是非常辛苦的。這時候我就更加感恩當初他們對我考中戲的支持,對兒子的愛讓他們妥協了很多自己的想法。

小時候,我不願意和媽媽逛街,覺得那是小孩兒才幹的事情;現在,媽媽不願意和我逛街,她不希望我為她花錢,她不要花我的辛苦錢。媽媽也會品評我的表演,但是她的標準就是和我本人的相像度:越不像我的,媽媽就認為演得越好。所以那些古裝的、演反面角色的,她就覺得演得不錯;演生活化的,她就覺得不太理想,感覺到我沒有「演」出來。

(大連晚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