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軍:恣意而為的輕狂 

文/海相思

《人間四月天裏》的梁思成、《大明宮詞》裏的李隆基、《買辦之家》裏的余子鵬……雖然這些角色被吳軍詮釋得均可圈可點,但都沒有《小城之春》中的戴禮言一角讓他一下子被那麼多人所關注。第一次主演電影就被圈內地位舉足輕重的導演田壯壯選中,有人說吳軍實在是個幸運兒……

 

叛逆之後的隱蔽

「現在我喜歡把自己隱蔽起來,躲在別人背後看事物,喜歡把別人看清楚。」

兩點鐘,吳軍打電話給我說下午四點之前有空,我有一小時時間採訪,我們約在兩點半,吳軍告訴我說他穿藍T恤,白褲子,我說我能認出你。

我花了一刻鍾的時間來打扮停當,這對於女人來說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還有一刻鍾要用來坐計程車,還好我們離得近。

在一個酒店的coffee bar裏,1分鐘前的吳軍背著一個類似大學生的包,翩然而至,穿著酷似一個鄰家的大男孩,只是臉龐帥得絕對搶得住焦點,讓人有點把持不住。眼神有著游離般的夢幻,這型絕對有著迷死人的特質。

他比約定的時間晚了5分鐘,這對於藝人來說已足夠好,沒讓我等足一小時半小時!

因為時間緊張,我開門見山就問:你小時候喜歡藝術嗎?或者唱歌?或者和藝術沾邊的其他……我問得有點含糊。

吳軍笑了,笑得很可愛: 「小的時候我特別愛體育,海澱體校老師到我們學校挑打乒乓球的就把我給挑上了,但是遲到過一次就把我給除名了,遲到不是因為我,因為正課沒上完,班主任老師不讓我走,結果我的體育生涯就此夭折了。」

「我小時候不喜歡唱歌,歌詠比賽的時候我總是溜邊站著,但到高中的時候我就開始喜歡文藝活動了,在一些節假日的時候編小品,安排合唱。我稍大些才覺得文體是不分家的,這兩個行業是息息相關的,那種創造欲是非常一致的。」

坐在我面前的這個大男孩,看似儒雅,小時候卻是一個恣意而為的少年,性格中的叛逆常不經意的表露,很多事情都比較獨立,不喜歡家長管。上初一的時候所有的衣服都是自己買,不用大人操心。上高中時模仿國外電影裏的流行,第一個把牛仔褲褲子底下的邊剪得一條條的,喜歡那種酷酷的感覺,一個星期後學校裏的人爭相效仿,他不小心引領了一把時尚

「現在我喜歡把自己隱蔽起來,躲在別人背後看事物,喜歡把別人看清楚。」這樣的人只能說他會蓄勢待發,他的個性不屬張揚。在吳軍還沒拍電影之前他很好奇,不知拍電影有什麼樣的程式,就做了《那時花開》的副導演,臨時監製,一個人身兼數職,一部電影下來人曬黑了,變瘦了,他卻不知疲憊。「我的同學把我給坑了,當時兩個副導演,一個做現場,一個管群眾,後來他在學校要帶課,就走了,把我一個人留在那兒,因為是小成本電影,劇組資金緊張,不能再加一個人進來,我一個人還得做場記,拿著秒錶喊:預備,開始。」

一進校門那種感覺我知道我能,所以第二年我又去考了,就考上了。

你為什麼想考中戲?我問得很直白。

「以前只知道電影學院是出演員的地方,上高中的時候我才知道有中戲的,才知道有很多演員是從那兒出來的,比如江珊、徐帆。知道有那麼多的優秀演員是從中戲出來的,我就想:如果自己想往這方面發展是不是也要考一個這樣的院校。我就在校外報了一個聲樂的培訓班,我和一個同學還拿了一個一等獎。後來認識了真正的啟蒙老師,他找我拍了第一個MTV,讓我當男主角。這個老師鼓勵我讓我考電影學院或中央戲劇學院。」他回答得泛泛。

有那麼多靚女,俊男可謂有才華,可謂有專業,能歌善舞者多,都是人中之龍,鳳中之鳳,你覺得考中戲容易嗎?我開始調動思維。

「我考了兩年,第一年考可能是沒有經驗,在考場上沒有精彩的表現。但是我覺得我能考上,一進校門那種感覺我知道我能,所以第二年我又去考了,就考上了。」吳軍說這話的時候眼波淡定。他點燃了一支煙,煙霧在他指間漫延。

《大明宮詞》裏的小刀初試,讓吳軍頗有信心,講起那時的遭遇吳軍多少有些感慨:「那時正值我們拍畢業大戲,《大明宮詞》劇組到中戲去找演員,我和同學抱著試試看的心情去了,在大廳中坐了兩排,誰也不清楚他們要找什麼角色,但最後李少紅導演看到我的照片時,讓我進去試妝。」

吳軍說那次試妝讓他特別難忘,化妝師把他的半邊臉都化上了重傷妝,還蒙上了面罩,只露出眼睛和嘴,當時看到自己的扮相,積極性受到了打擊,吳軍對李少紅導演開玩笑說乾脆把我的嘴也蒙上吧,連臺詞也不用說了。李少紅導演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他,最後決定讓他飾演李隆基。

這時吳軍的畢業大戲已拍了一個半月,他在畢業大戲《長子》中飾演男主角,執導老師嚴老師對這場戲特別上心,「嚴老師就要退休了,這場戲是他教學生涯的一個句號。」吳軍想了很久,每次看到嚴老師話到嘴邊又咽到肚子裏,覺得太對不起嚴老師了,可是直覺告訴他演《大明宮詞》是個好機會,「排演完我在中戲的大堂裏等嚴老師,見我說話支支吾吾,他答應我他不會生氣,我告訴他我的決定,我記得我說完以後,平時暴脾氣的老師一直沒有說話,沒有任何表情,只把頭上的帽子慢慢摘下來,最後說了聲:想演什麼就演什麼吧。轉身走了。幾年過去了,我依然覺得對不起這老師。」

「只要你有準備,機會會來找你。」

繼《小城之春》以後大家慢慢的瞭解吳軍,那個本是有著青春朝氣的男孩卻演繹了一個有著失落憂鬱的神態,始終讓人感到壓抑的戴禮言,他的青澀早已不見,卻有著內省沉靜的思維。開機前吳軍飾演的是章志忱,然而就在已準備近一個月的時候,田壯壯導演讓吳軍和辛柏青對換了角色,結果他的演技卻被大家認同。
你生氣嗎?突然讓你轉變角色。我內心充滿探知的渴望。

「當然了,因為挺突然的,當時我準備了一個多月,整個人已陷入章志忱這個角色中,可是突然反過來了,我對人物的把握感覺又回到零。我就開始反醒自己,是不是哪兒做的不好?可又想,如果我演的不好導演就讓我走了,不會給我換角色的。後來慢慢瞭解、磨合。噢!導演希望兩人互換角色就彌補了原本角色沒有的那種東西,使角色更加豐富了。」田壯壯說:「吳軍一到這個小城來準會發生點什麼事兒,我不想要那種感覺,我喜歡那種不經意就發生的事。」看來男人長得帥的確是一種罪過。

你認為拍《小城之春》是你的轉捩點嗎?

「是,我覺得和這個劇組合作才讓我知道什麼樣的人是真正的電影人,以前雖然也拍了幾部戲,但是每部戲裏都有不好的習慣,但在這部戲裏沒有,在這部戲裏你要隨時保持一個好的狀態。」今天的吳軍心情特別好,挺能說的,很多人都說他比較內斂,說他不像演員,大家只能見到銀幕上的一個替代品,其實大多數演員生活是別樣的。

《小城之春》你可以說是轟動了一下,但之後你的蹤影又消失了,你覺得自己在是不是曇花但之後你的蹤影又消失了,你覺得自己在是不是曇花一現呢?

「其實我也演其他的戲了,去年拍了《買辦之家》,還沒在北京播呢?今年我接的戲不多,春節的時候錯過了幾部戲,其實都怪我,可能是我的性格,別看我沒拍什麼戲,也沒有太多的資歷,但我很挑剔,在學校時就開始挑劇本。」吳軍抓抓頭,不可言否,這個話題或者觸到了他的痛處。有太多的演員不是不敬業,不是長得不帥氣,可就永遠半紅不黑。要想出道就紅,其實很難,有幾個演員有F4那樣好運!尤其對於一個要求盡善盡美的人來說更難。

《小城之春》讓你紅了一下,你又突然在所有媒介的聚光燈下消失了,你有沒有失落感?

「有,當然有。每個行業都會有這種情況,尤其是當你經過一個好的時期,你的失落感會越強,當你的工作出現矛盾或者淡季,你肯定會失落,這是對自己的一個考驗,如何把不好的事情變為一種動力。只要你有準備,機會會來找你。」

太多藝人老道得有點模式化,遇到這樣的問題總是左右而言他,然而吳軍坦白得讓我措手不及。

聽說你被華表獎提名,有沒有想拿獎?我竟然問了一個或者是莫須有的事情。

「有當然好,沒有我也不會失望,人要保持一個好的心態。」

其實吳軍是一個保守的人,平常穿得很隨便,就連頭都不想漂染,喜歡那種自然黑。「如果是演戲我當然可以讓自己靚麗一點,但我不想和別人雷同。」走在大街上,如果不看吳軍的臉,他會被人群淹沒。

「今天我很健談,那是因為有高興的事。」吳軍的笑容在他的臉上一漾一漾的。

能告訴我嗎?是不是有什麼好戲要接?我追問了一句。

吳軍有所保留:「我做到了再告訴你。如果再讓我選劇本,我會選擇青春偶像戲。」

但願上天眷顧這個清晰明朗的大男孩,如果他幸運,怎能說他不走紅!

( 2004-3-30 白領)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